欢迎访问中国(温州)国际皮革、鞋材、鞋机展览会官网! 延期 温州奥体会展中心 English

首页 / 媒体 /

行业新闻

温州模式如何迭代升级:鞋革等传统产业的高端化突围战

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切实落实“两个毫不动摇”,强调从制度和法律上把对国企民企平等对待的要求落下来,从政策和舆论上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发展壮大。澎湃新闻记者近日前往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区域之一温州,深入调查鞋革等具有当地特色的传统产业,呈现他们在高端化发展道路上的探索。

  温州,山城相拥、陆海交融,素来被称为“七山二水一分田”,也被认为是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区域之一。自上世纪80年代,这座山水之城率先通过民营化和市  场化,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,与杭州、宁波等一道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之一。这种早期以家庭工业、专业市场、小城镇、供销员等为特征的发展模式也被概括为“温州模式”。

  然而,随着改革开放在全国范围内不断深入,温州率先抓住的“改革落差优势”不再。在这种背景下,“温州模式”还“香”吗?温州何时能够成为继杭州、宁波之后的浙江省第三个万亿GDP城市?

  “中国鞋都”曾经声名远扬,见证了“温州模式”曾经的辉煌。近些年来,以鞋革产业为代表的温州传统支柱产业发展则陷入了某种瓶颈期。

  数据显示,早在2000年底,温州鞋革行业产值已达283亿元,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,产品销往近百个国家和地区。《温州市鞋业改造提升2021年工作方案》提到,“2021年力争全市实现鞋革行业总产值770亿元,鞋革产业规上总产值达到350亿元、增长6%以上”。出口方面,2021年温州鞋类出口额为228.9亿元,同比增长12.2%;2020年鞋类出口额为204亿元,同比下降32.2%。

  与此同时,一批温州企业家在产业变迁中摸索、求变,试图突破行业瓶颈,推动“温州模式”的进化。

  1987年8月8日,杭州武陵门那把烧毁假冒劣质的温州鞋的“耻辱之火”激起了温州人的质量意识,康奈集团创始人郑秀康、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等“鞋王们”决心为家乡正名,狠抓鞋品质量,走上了品牌化之路。

  二三十年来,温州鞋等传统产业虽解决了“质量”问题,但通往品牌化、高端化的转型之路仍面临重重挑战:同质化竞争带来的行业内卷、东南亚更低廉的劳动力市场竞争、行业原创设计与保护意识不强等等。

  “当年技术比较落后的传统产业面临转型升级的困境,产业转型的路径锁定,转型成本比较高,升级比较难。”温州市委党校教授朱康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当改革落差优势没有了,就需要依靠新的创新改革来取得成功。”

  重重挑战中,“温州模式”正在上演怎样的突围?温州这一重要经济增长极如何再次崛起?传统产业的高端化发展又有哪些路径可循?

  “鞋都”进化之路中的“痛点”

  温州“中国鞋都”称号已历经二十余载。截至去年,温州鞋产量占到全国的1/10,温州生产的女鞋占到全球的1/7。

  在丰门,成立于2015年的快时尚女鞋企业“尚金妮”主要针对25岁到40岁女性开发和生产增高女鞋。开发总监梁文虎梁文虎对澎湃新闻记者直言,目前市场竞争太大,今天的款可能下星期就被别家模仿,并且价格更低。“温州鞋企内耗很严重,要抢时间、抢第一波、抢原创。”对于快时尚女鞋来说,网红爆款抢的是速度与时间,企业来不及申请专利,因此容易被模仿、被杀价。

  产品同质化当前,设计与开发显得格外重要,一些独立的设计企业也得以冒出头来。创建于2011年的中胤时尚股份有限公司(中胤时尚,300901.SZ)早期的核心业务就是鞋类设计。

  中胤时尚董秘潘威敏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对于设计投入不足的中小企业,它们也迫切需要去进行产品的转型升级,去提升自己的竞争力。“温州聚集了很多鞋类企业,我们希望通过设计的输出,为更多中小企业去提供这样的服务。”

  向上突围:传统鞋服辅料产业往高端化发展

  国际技术加上中国生产依然是走向世界市场的有效之路。

  温州外贸女鞋龙头巨一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巨一),是公司创始人、前董事长李爱莲在1988年花5000元买下一家皮鞋厂开始办起来的,目前已经交棒到儿子潘建中手中。这是一家以外贸鞋为主的温州鞋企。

  巨一管理者代表兼企业管理部经理祝恒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像德国公司戴希曼(Deichmann)和我们公司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已经20多年了,他每年至少会给我们1000万双鞋子的订单。”2022年12月,潘建中亲自带队“出海抢单”,远赴缅甸、孟加拉国等国,并与戴希曼签下了1亿美元意向订单。

  在制造方面,巨一聚焦智能制造和新技术应用,拥有16条先进的制鞋流水线,采用“机器换人”和数字化系统,并将激光切割技术应用到鞋业。

  在品牌方面,祝恒林表示,“从现实来讲,一种是自创自主品牌,另一种是代加工品牌,也就是制造品牌。”他提及,利用国外企业的技术与开发,走外贸这条路可能比走自主品牌更简单。到目前为止,巨一也有了更多话语权,可以对客户方案提出建议进行修改,也可以设计开发出样品供国外客户选择。

  实际上,巨一近年也尝试过自有品牌的道路。“我们原来有一个二厂专门生产内销的鞋子,因为疫情期间内销不好,该厂就全部投入做口罩去了。”祝恒林表示,如果内销要重新做起来,公司一定要做自己的品牌,品牌的定位要注重客户需求、研发技术团队的能力,以及品味、质量的提升。

  位于永嘉的奥康集团是比较早开始走自主品牌之路的温州鞋企。

  “虽然温州鞋企有很多,但真正有品牌的鞋企不是特别多。温州鞋企在中国市场占有率还是很大份额,但它的品牌占有率还是比较薄弱。”奥康党委书记黄渊翔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温州需要几个大品牌企业带动起来,凸显出一个品牌矩阵,让温州企业都能更加名副其实。

  “如何提升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份额,是我们今后的主打方向。”黄渊翔表示,奥康对销售渠道进行了升级迭代,从最开始的连锁专卖、以街边店为主,逐步向购物中心转变。同时在产品方面,2022年重点推出了奥康运动皮鞋。

  向外突围:从“走出去”到“引进来”

  改革开放以来,全国各地民营经济发展“各有千秋”,“温州模式”或也可从其他地域的发展模式中获得启发,位于福建的晋江也因鞋企闻名于世。与晋江千亿级规模的运动鞋企相比,温州鞋企规模不算大。

  “温州作为一个鞋都聚集地,应该说是温州品牌创造出了很多温州的企业。而晋江是很多体育用品企业的品牌成就了当地,这是两个不同的发展概念。正是因为很多大型运动品牌,带动了整个晋江地域的企业发展。”黄渊翔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,温州模式从中可借鉴的是“品牌矩阵”的树立,企业品牌可以与城市品牌同样名声响亮。

  从鞋类来看,温州鞋企以皮鞋为主,晋江鞋企以休闲鞋、运动鞋为主。祝恒林认为,晋江能创造出自有品牌,一大原因是因为国内市场的年轻人比较喜欢穿休闲鞋,温州也有企业在向运动鞋、休闲鞋发展,例如运动皮鞋。同时,晋江的上市鞋企比较多,产生了集群效应,把运动鞋的产业链建设得非常好,目前温州也在走这条道路,由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葛益平担任鞋业产业链链长,同时深入贯彻《温州市实施产业链链长制“十个一”机制方案》,推进落实产业振兴各项决策部署。

  除了企业品牌树立、产业链完善,营商、生活、教育环境对于企业和人才发展同样缺一不可。如今年轻人都往杭州、上海集聚,不过,朱康对也指出,近期在丰门鞋业的实地考察中,看到大量外地年轻人在此创业,“温州人走出去是很正常的,温州形成一个开放的市场,变成一个创业的热土,大量外地人进来,动态上还是平衡的。一个开放的城市,要保持它的活力,应该稳扎稳打地把整个营商环境打造好,城市建设、基础教育要做好。”

  总的来说,温州模式的突围要有人才、产业、环境的支撑,注重环境保护和发展后劲。“温州也在和浙江一样提出了温商回归,一定要创造良好的氛围,重视人才,特别是本地的人才,有好的投资环境、营商环境,才会筑巢引凤,温商才会回归投资。”浙江省人民政府特约研究员、中国中小企业协会特邀副会长周德文说道。

  原广东省永嘉商会会长孙小飞表示,温州经济不应仅依赖于温州本土的企业,可以把在外温商融入到家乡的整个经济社会发展。有相当一部分在外温商,对家乡情结很深,有把资源和项目带回家乡发展的愿望。

  孙小飞认为,温州市要紧紧围绕“以人为本”的招商策略,对现有在外温商所主导的品牌和产业,深度地调研,结合温州本土关联产业的市场环境和发展现状,制定切实有效的政策措施,千方百计地让部分在外温商品牌、温商项目、温商资源真正回归家乡共同发展。

  “民营企业土生土长、根深蒂固,几十年的发展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教训,形成了一定的模式,是有后劲的,特别是温州人、中国人的创业精神,不怕艰难,不怕失败。这样一种温州人的‘温州模式’精神,应该发扬光大,在这个新时期更加发挥它的作用,温州模式一定会得到很好地发展。”周德文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。